波尔多期酒:2020年干白部分,佩萨克·雷奥良和格拉夫

In this report, readers can get Ian’s view on the 2020 Bordeaux whites tasted on en Primeurs of Pessac-Léognan and Graves.
by Ian D’Agata

波尔多干白和甜白,代表着世界上最好的赛美蓉和长相思混酿水平,一直都很出名。事实上,就在五十年前,波尔多白葡萄酒的产量还多于红葡萄酒,但没多久,情况就发生了巨大变化。今天,波尔多出产的葡萄酒,87%是红酒,11%是干白,2%是甜白。当然有市场的原因,但这种变化还有部分原因是,1956年可怕的霜冻导致大量白葡萄藤死亡,当时波尔多大片葡萄园不得不重新栽种。重栽时种植者觉得,红葡萄品种,通常比白葡萄品种发芽更晚,不仅提供更多保险,来抵御无常的恶劣天气,特别是霜冻,而且还可以陈酿,以更高的价格出售。

虽然白葡萄酒在整个波尔多大产区都有酿造,但佩萨克·雷奥良(Pessac-Léognan)和格拉夫(Graves)这两个产区的才是中心,其中最好的那些不仅是全世界最好的白葡萄酒,甚至就是世界上包括所有颜色,最伟大的葡萄酒,拥有非凡的力量、深度和细腻感。这两个产区能在波尔多的众多子产区里脱颖而出,还因为它们是唯二,波尔多著名的三种葡萄酒风格,即红、白、甜,都能酿出美酒的产区。过去,佩萨克·雷奥良和格拉夫只被统称为格拉夫,范围从波尔多市向南延伸到加龙河左岸的朗贡市,是在1987年,大格拉夫产区的北部地区独立划分出去,成为新的佩萨克·雷奥良产区。

有趣的是,大多数葡萄酒爱好者都知道著名的1855年波尔多红葡萄酒分级,但不是每个人都知道1953年大格拉夫地区的葡萄酒也有分级。经过修订,该分级1959年被最终确立。

如果说格拉夫更多是以许多高性价比的白(和红)葡萄酒出名,那么佩萨克·雷奥良就是很多令人赞叹、非常值得陈年的波尔多干白的摇篮。佩萨克·雷奥良的葡萄种植面积约为1199公顷,其中20%,约275公顷用于种植白葡萄。但是,如果把格拉夫也包括进来,那葡萄种植面积要大得多,两个子产区葡萄种植总面积为3,098公顷,其中749公顷用来酿白葡萄酒(AOC标注:Graves Blanc),153公顷用来酿造半甜葡萄酒(AOC标注:Graves Supérieures)。

这里的风土特点由许多轻度倾斜的低地塑造,确保了良好的排水性,作为天然排水系统的小溪网络则更添一臂之力。土壤主要是河道砾石沉积,由加龙河带来并在留当地的石灰石基岩上,深达8米,产区名称Graves就是砾石的意思。或许你已听过很多次,砾石能在白天收集热量,晚上释放,这种效果,再加上这个产区的大片区域相对靠近,是波尔多所有产区中,中尺度气候最热的。

顺便说一句,鉴于时代和饮酒习惯的变化,世界著名的苏玳和巴萨克甜酒产区现在也开始酿造经典的干白葡萄酒。在这些葡萄酒中,许多都会在酒名里标有酒庄的首字母,以便与甜酒区分,如:G de Guiraud, S de Suduiraut, Y de Yquem等等。当地目前正在讨论允许这些酒,在酒标中使用更细的Sauternes Sec或Graves Blanc产区命名,而不是他们现在只能使用的低级别波尔多白葡萄酒总称(Bordeaux Blanc)。我即将在TerroirSense上发表另一篇文章关注苏玳与巴萨克。

葡萄品种

波尔多大部分白葡萄酒,基本上都是赛美蓉和长相思的混酿,但也会有其他白葡萄品种加入。根据2018年数据,整个波尔多白色品种主要是长相思54%和赛美蓉31%,其他还有7%慕斯卡岱(Muscadelle )和4%灰苏维翁(Sauvignon Gris),最后剩下的4%,包括了白玉霓(Ugni Blanc)、哥隆巴德(Colombard)、毛扎克(Mauzac),甚至霞多丽和雷司令等。虽然人们当然可以欣赏那些想尝试不同事物,或只是要抢头条新闻那些人的创意和能力,但葡萄酒世界最不需要的就是更多霞多丽,而且是来自波尔多的霞多丽。

相比波尔多其他地区,在格拉夫和佩萨克·雷奥良,赛美蓉略占优势。这两个子产区的白葡萄里,大约45%是赛美蓉、43%长相思、5%慕斯卡岱和7%其他,其他一类中只有灰苏维翁较常见。

法国种植了全世界70%以上的赛美蓉,而其中大部分在波尔多。赛美蓉为混酿增加了结构和圆润度,还有梨、桃、羊毛脂、蜂蜡和蜂蜜的漂亮味道,但由于它可能缺乏酸度,来平衡其本身相当丰满红润个性,所以需要加入长相思帮忙。

不过,用赛美蓉酿制葡萄酒的好坏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葡萄藤龄、克隆品种、土壤、地形以及采用的酿造方法。即使是最狂热的长相思支持者也不会争辩说,用长相思单酿的葡萄酒(除极少数例外),能比单用赛美蓉(或在混酿含有高比例赛美蓉)精心酿造的酒更加复杂,更具陈年价值。但是赛美蓉需要时间来展示全部潜力,再加上前面提到那些绝对重要的其他注意事项,在过去三十年里,赛美蓉的种植面积已被长相思超过。有意思的是,最近赛美蓉的种植面积再次上升,因为波尔多的酒庄很快意识到,他们有独特的历史和风土,试图模仿新西兰白葡萄酒来赚取一两笔快钱可能不是最明智的做法。今天,大多数波尔多干白里是50%或更少的赛美蓉,苏玳和巴萨克这一比例接近75%。Sigalas-Rabaud酒庄有罕见的100%赛美蓉干白,酒款名称是La Semillante。

平心而论,长相思总是波尔多白葡萄酒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也被高度重视。早在1846年,查尔斯·考克斯就在他的《波尔多及其葡萄酒》一书中写道:“长相思是酿造好葡萄酒的基础”。实际上,白葡萄酒要达到波尔多大区AOC标准,根据法律规定,在混酿中至少要有25%的长相思。正如前文提到,长相思给混酿带来所需的酸度和新鲜度,还有著名的柑橘类水果和醋栗、鼠尾草、迷迭香、绿无花果和猫尿的相关香味。值得注意的是,在许多酒庄,灰苏维翁(Sauvignon Gris,名字与长相思Sauvignon Blanc相似,是长相思的一个深色果皮变种)也算作长相思的一部分,因为它经常与长相思共同种植,尤其是在老葡萄园。因此,在波尔多当有酒庄告诉你他的酒中有30、40、50或60%的长相思时,最好问一下其中是否有灰苏维翁,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这两种苏维翁(长相思直译为白苏维翁)能带来非常不同的葡萄酒。灰苏维翁既有崇拜者,也有反对者,崇拜者深信,灰苏维翁酿造的酒更加圆润,香气没那么刺激,令人联想起杏子;而那些对其所谓魅力不屑一顾的人,则认为其葡萄酒不必要得粗俗且粗糙。

慕斯卡岱(Muscadelle),与相似名字的庞大麝香(Muscat)家族没有关系,也可以为波尔多白葡萄酒增添有趣的变化,但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的种植土壤。它有强烈的果香和刺激性的香气,一些酒庄和消费者非常喜欢。

除了这四个白葡萄品种之外,如果酒庄不介意葡萄酒以低级别的法国葡萄酒(Vin de France)、大西洋地区葡萄酒(Vins de Pays de l’Atlantique)或餐酒(Vin de Table)来标注酒标,也可以使用其他品种。

波尔多白葡萄酒的年份

一般来说,波尔多干白的最佳年份与干红不一样,白葡萄和红葡萄有不同的生长栽培需求,这是合理的。因此,波尔多干白在凉爽年份,或者换句话说,在红葡萄酒不如意的年份里表现更好,因为波尔多的冷凉年份,红葡萄一般不会成熟得那么好,像2013和2017这样的年份,白葡萄酒肯定更成功。

2020年份的特点是温和而潮湿的冬天,潮湿是指到2020年3月,累计降雨量已经达到519毫米,大约是平均水平的一半以上;温暖是指1-2月期间记录的温暖天数也比通常多。倾盆大雨和温暖的天气延续到3、4、5月,促成了提早开始,但旷日持久且不均衡的发芽和早期开花,此后生长周期再未恢复正常。

2020年夏季大部分时间都炎热、晴朗、干燥,除了6月多雨,对那时的病害控制很棘手。这种天气模式降低了产量,但这不一定总是好事,尤其对白葡萄,有可能集中度过高,同时失去酸度,使葡萄酒变得粗俗、沉重,到了8月气候变得凉爽使葡萄能保留一些酸度。也是由于生长周期从未恢复,大多数酒庄被迫比平均时间提前一周,甚至两周采摘葡萄,以保证酸度水平,不过葡萄的糖度仍然很高,也反映在成品酒的酒精含量上。

确实,2020年的采摘时间,将作为记忆中如果不是最早,也是最早之一被记住。我之前就从不记得有人告诉过我他们在8月14日左右就采摘长相思葡萄,而所有赛美蓉在9月的前十天(就在下雨之前)已经采摘完毕。大多数情况下,采摘的长相思既不太青涩,也不过分成熟,年轻的葡萄酒拥有十分光明的组合希望,即有凉爽年份所特有的提亮感和活力,又有温暖年份丰富和饱满风味。此外它们还显出无可挑剔的平衡,你该明白为什么大家对2020年的波尔多白葡萄酒如此高兴。

对波尔多2020年干白的想法

总而言之,我认为2020年的波尔多干白非常好,所以,尽情买吧,你不会失望!这些酒让我想起2014年和2017年的葡萄酒,但比这两个年份的葡萄酒更圆润、更饱满,更不用说更好。它们给我的印象没有2015年和2018年的那么醒目,但这两年酒精含量很高,大多都在14%或以上,平均来说,是波尔多白葡萄酒酒精最高的水平。这样说,2020年波尔多白葡萄酒的名片是其酸度,因此,尽管酒精含量丰富,但葡萄酒的味道并不会过度圆润或平淡。

葡萄酒

Château Bouscaut.

2020 Château Bouscaut Blanc Pessac-Léognan                          90-92

随和的亮黄色,有黄果、青苹果和金银花香气。入口略带泥土味,有诱人的甜柑橘类水果和黄苹果的奶油味。回味悠长而饱满,是一款上市就能喝的酒。饮用窗口:2025-2033。

Château Carbonnieux.

2020 Château Carbonnieux Blanc Pessac-Léognan                   91-93

鲜艳的稻草黄色。诱人纯净的香气中,有白花、桃子、柠檬和橘皮。口中的矿物味悠长,有复杂、有层次的桃子、杏子和香草味道。收尾顺滑,又不断累积的柠檬风味。另一款可以在上市前后时就饮用的2020年干白。饮用窗口:2026-2040。

Château Chantegrive.

2020 Château Chantegrive Blanc Graves                            89-91

漂亮易饮的白葡萄酒散发着微妙的醋栗、酸橙和鼠尾草的香味。也许在浓郁度或复杂性方面没到最好,但从一开始就令人非常愉快,而且不必买了它之后再把它忘在酒窖里10年,它差不多就可以喝了。饮用窗口:2024-2032。

Château de Fieuzal.

2020 Château de Fieuzal Blanc Pessac-Léognan                        93-96

中等禾秆黄色。在嗅觉和味觉上都很饱满,有层次,这个较丰满的酒提供了白花、橙皮、金橘、番石榴和香草香味。橡木桶的使用非常明智,为风味提供了支持,增加了力量感,但又没有以主导的方式,这是一款漂亮的白葡萄酒,会有很多粉丝。饮用窗口:2028-2035。

Château de France.

2020 Château de France Blanc Blanc Pessac-Léognan                    91-93

干净、新鲜,也许有点简单,但扎实,酿造精良,非常好的糖酸平衡,拥有非常漂亮的酸橙派、金银花和柠檬戚风的味道,余味浓郁。我认为这款酒瓶中再存放一年左右,会有很好的发展潜力。饮用窗口:2025-2033。

Château La Louvière.

2020 Château La Louvière Blanc Pessac-Léognan                    91-93

青苹果、葡萄柚和生姜的味道,干净直接、线性感受。强烈的矿物味和悠长余味中,泥土的出现增加了复杂性和一种细微的触感。恰到好处的浓度和复杂性,我想我对这款成品酒的评分会在期酒分数范围的上限。饮用窗口:2026-2035。

Château Larrivet Haut-Brion.

2020 Château Larrivet Haut-Brion Blanc Pessac-Léognan             92-95

爱死它了! 从一开始闻,到喝到都是非常明显赛美蓉的味道,有丰富、成熟、非常诱人的教科书般桃子、蜜蜡的赛美容香气和味道。一股明显的香草味在成熟而充满活力的后味中为酒增加更多维度。这款酒一经推出就很好喝,但在酒窖中存放几年会带来更多值得等待的复杂性。饮用窗口:2028-2038。

Château Latour-Martillac.

2020 Château Latour-Martillac Blanc Pessac-Léognan                   92-95

一款令人震惊的好酒,事实上是我记忆中该酒庄在类似阶段,最好的年轻白葡萄酒之一。余味非常长,干净和纯粹,具有迷人的口感,同时具有甘油和矿物感,从开始到最后都芳香无比。饮用窗口:2027-2033。

Château Malartic-Lagravière.

2020 Château Malartic-Lagravière Blanc Pessac-Léognan             92-95

非常顺滑,目前有点简单,但是这个沉闷的小伙子只是需要在瓶中成熟。这里有很好的橡木,香草存在,为柠檬、白花和葡萄柚果味增加了一个额外维度。饮用窗口:2028-2038。

Château Olivier.

2020 Château Olivier Blanc Pessac-Léognan                      93-95

震撼的Olivier白葡萄酒,同样记忆中类似发展阶段最好的期酒之一。非常新鲜,强烈的醋栗、青苹果、蜂蜡和橘子油元素,充满活力和集中度,更不用说被活泼的矿物感复杂化。收尾非常长,咸感。一个真正的赢家。饮用窗口:2026-2035。

Château Pape Clément.

2020 Château Pape Clément Blanc Pessac-Léognan                 94-97

很难对这一美物提出异议:非常饱满、浓郁,完整、奶油般,几乎油脂感的香气,芒果、橙皮、金银花和香草的味道。目前,酒体紧实、巨大,但极具发展前景。饮用窗口:2030-2040。

Château Rahoul.

2020 Château Rahoul Blanc Graves                              90-92

清新随和,有青柠、白花、矿物质的味道,在中长、干净的后味里有强烈的迷迭香和百里香气息。 尽早掉它,不用等。饮用窗口:2024-2029。

Château Rochemorin.

2020 Château Rochemorin Blanc Pessac-Léognan                    90-92

微妙细致,风味精确的葡萄酒,散发白桃、鲜花的气息,很好地补充青苹果和柠檬片的味道,有奶油质感而又轻盈,收尾有可爱的多汁感。饮用窗口:2024-2029。

Domaine de Chevalier.

2020 Domaine de Chevalier Blanc Pessac-Léognan                   95-98

干净、有矿物感,余味很长,这款真正漂亮的白葡萄酒大有前途,是我这个波尔多年份里,品尝到最好的白葡萄酒。木瓜、芒果、柠檬、酸橙派、青苹果和甜美的草本植物共同带来复杂的嗅觉和味觉体验。收尾悠长,有奶油质感,但有酸度提升明亮度,更不用说它诱人的深度。酒里有25%赛美蓉,可以尝的出来。真的很可爱。饮用窗口:2030-2040。

Château Smith Haut Lafitte.

2020 Château Smith Haut Lafitte Blanc Pessac-Léognan         93-95

这是一款非常漂亮的混酿,90%长相思、5%灰苏维翁和5%赛美蓉,闻起来有葡萄柚、白桃、白花和柠檬皮的香气。入口有很好的奶油味,略带蜂蜜的白桃和梨味道,很好的多汁性。浓郁而悠长的口感很可人。 饮用窗口:2026-2031。

 

 

Ian D'Agata

赏源葡萄酒评论 Terroir Sense Wine Review主编
赏源风土研究院Terroir Sense Academy院长
国际风土协会副主席
知味 TasteSpirit 首席科学家

伊安·达加塔在葡萄酒领域耕耘超过30年,在葡萄酒品评、葡萄酒科研写作和葡萄酒教育等方面,都取得了杰出的成果,在葡萄酒行业和葡萄酒爱好者中,享有世界性声望。作为享誉国际的葡萄酒作家,他最近的两本著作《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风土》被公认为意大利葡萄酒领域的权威著作;前者荣获2015年Louis Roederer国际葡萄酒作家大奖赛“年度最佳书籍奖”,他是唯一获此殊荣的意大利葡萄酒作家,并入选《洛杉矶时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评选的“年度葡萄酒书籍”榜单;后者被《纽约时报》和美国的Food & Wine杂志提名为年度最佳葡萄酒书籍。

作者的全部文章
留言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2条评论
  • Domaine de Chevalier blanc is the go to wine for the dedicated aficionado in my opinion and, having studied in Pessac, it always bring back so many great memories to me… Latour Martillac for not too much money delivers in spade too.

    • Domaine de Chevalier rarely makes a bad wine, over the years I am sure you have attended a number of verticals of theirs and it never ceases to amaze me just how consistently good the wines are from vintage to vintage, and that goes for both red and white wines.
      Agree also that La Tour-Martillac is an underrated property, one the wines of which now really speak of their stony terroir well. There was a time in the past where the property had maybe gotten away from letting its terroir speak, perhaps in an effort to make wines that were more “in” for those times (you know the game: black, ripe, rich, sweet, high pH) but mercifully they understood that there is no pint in forcing the terroir to give something it cannot and they , and the wines, are much better for it. I buy all I can, both red and white, and have never been happier.

Ian D'Ag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