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岱和巴萨克2020期酒报告,令人愉快的一年,很快能进入适饮期

在这一产区报告中,读者可以读到Ian对2020年份波尔多甜型白葡萄期酒的想法。
by Ian D’Agata

1979年,我第一次访问苏玳(Sauternes)和巴萨克(Barsac),此后便再没停过。波尔多产区的这个南部一角,是我在世界上最喜欢的地方之一,因为我沉醉于这里的田园风光,又喜欢这里美味的佳肴和出色、独一无二的葡萄酒。虽说每个葡萄酒产区都有点独特而美丽的东西,但如果你喜欢带点甜的葡萄酒,世界上根本没有其他地方能媲美苏玳和巴萨克。

我写下 “有点甜 “这几个字并不是偶然,尽管每个人都认为这里的酒是终极甜点风格,可事实上,大多数苏玳和巴萨克并不像大家想的那样甜。显然,它们不是经典的干白葡萄酒;按照普通霞多丽或灰皮诺的标准,对,它们肯定是甜的。但苏玳和巴萨克在许多年份里,不同的酸度、酒精度、有没有贵腐菌,甚至单宁,使很多酒尝起来没那么甜。

每个年份的酒都有与其他年份有截然不同的特点,这些酒又都很容易适配当下的食物和生活方式。例如,当我尝试用清淡年份的苏玳或巴萨克与生虾或半煮熟的虾搭配时,我总是感到非常惊讶:绝对是一场天作之合。

相比残糖,这类葡萄酒的所有其他特征:总酸、pH值、贵腐特征、干浸出物、酒精,似乎感官上比实际数字要少得多。由于这个原因,它们不仅是极好的开胃酒(不必担心甜味会抑制饥饿感或食欲,除非喝下一整瓶,否则不会发生),而且还能与许多食物完美地搭配,从虾、龙虾、扇贝、烤鸡、蘑菇、奶油酱、柑橘酱、南瓜、土豆、蓝纹奶酪、到大多数新鲜和陈年奶酪、水果鸡尾酒、奶油和水果甜点、鸭、猪肉、兔肉、小牛肉和鱼肉。最后不要忘记生蚝:苏玳和生蚝的搭配是一剂春药,生活中鲜有。

关于苏玳和巴萨克葡萄酒的简短介绍

取决于相信谁的统计数字,整个波尔多只有大约2-3%的葡萄园用于生产甜葡萄酒。苏玳和巴萨克的葡萄园特点是产量极低,以至于我开始怀疑这些庄园如何生存下来?天气恶劣的年份里,本已很低的产量会进一步降低:例如,2020年,平均产量只有1200l/ha,2019年为1400l/ha,也没有高多少。

有五个村庄被允许酿造苏玳葡萄酒:按字母顺序排列,它们是巴萨克( Barsac)、博美(Bommes)、法歌(Fargues)、博涅克(Preignac)和苏玳(Sauternes,既是村庄名,也是较大产区的名称)。其中,只有第一个村庄巴萨克,有权在其葡萄酒上标注自己的产区名字,但是许多巴萨克的酒庄仍然选择使用 “苏玳 “的产区名,这可以理解,因为它是五个城镇中最有名的,为葡萄酒提供了识别性。尽管如此,但我认为,由于苏玳地区的每个村庄都有其特定风土特征,最好在酒标上列出每个村庄自己的名称,也许仍然加上“苏玳“这一产区名称作为分类识别手段,这样消费者能更好地认识每个村庄葡萄酒的内在品质,我相信这将大大有助于减少,大部分人将所有这些葡萄酒都归为一般 “甜白葡萄酒 “的倾向。

实际上,巴萨克的葡萄酒与其他村庄明显不同,这有多种原因,比如,葡萄园地势较低、地形平坦及更多铁质土壤,所有这些都导致了酸度较高、酒体相对较轻、质地较温和的葡萄酒。讨论博涅克和法歌的葡萄酒时也是如此,有点更难发现,但每个村确实都有其特点。因此,明确标注葡萄园所在村庄的论点真不是没有道理。

任何情况下,所有这些酒,无论在哪个村庄酿造,都倾向于混酿,主要由赛美蓉和少量长相思(通常不超过20%)组成。前者特别容易受到霉菌影响,有助于酿造出集中、圆润、奢华、丰满的葡萄酒;后者则增加新鲜度和略微明显,甚至是刺激性的的香气。在一些酒庄,少量的慕斯卡岱(Muscadelle)葡萄(与麝香家族无关)和更少量的灰苏维翁也可以加入其中,通常为5%或更少。

最后重要一点,任何苏玳和巴萨克的特点,很大程度上都取决于年份,以及是否存在贵腐菌(Botrytis cinerea)。2001年和2007年的贵腐非常严重,而2003年的特点更多是风干,归功于高温和没有真菌(真菌需要湿度和冷热交替,才能从休眠的孢子状态中醒来并攻击葡萄)出现,葡萄直接在藤上脱水。

葡萄酒中最令我着迷的话题,也是我过去十年中深入研究的课题之一,就是贵腐菌及其影响程度,这对成品酒的作用比真菌是否存在要复杂得多。葡萄被采摘的时间和存在霉菌的质量,更不用说使用的受影响葡萄比例和它们的 “贵腐 “阶段,它们是形成不同风格甜型葡萄酒最重要的参数,所以,用于酿造苏玳和巴萨克的葡萄需要在两个月内被分批连续采摘,尽管在大多数酒庄30天更常见。

葡萄园的位置,也强烈地决定了贵腐菌出现的可能性和质量,及之后对葡萄的影响。位于高处的葡萄园,尤其是苏玳村和滴金酒庄(其葡萄园是该地区所有葡萄园中海拔最高的)的那些葡萄园具有优势,因为晨雾会在一天中较早散去,有助于抵御不受欢迎的腐烂类型(如灰腐)。

当葡萄被送入酒厂并压榨时,葡萄汁糖分如全部转化,很容易导致酒的酒精含量超过20%,但由于酵母菌无法在高酒精、高糖的环境中生存太久,会在13-14%的酒精含量中死亡,这意味着酒中留下了大量的糖份,这就是苏玳和巴萨克的酒为什么不可避免地是甜型。这些酒大多最终的残糖水平约为120克/升,但如前所述,范围可能非常广,可以从60克/升到180克/升,因此并非所有标注这两个产区的葡萄酒都是甜美的重磅炸弹。

苏玳和巴萨克2020年份

2020年,苏玳和巴萨克采收比往常要早,和整个波尔多一样。早期多雨,产区到3月时,降雨量已经达到全年平均水平的一半(其中Château Suduiraut的降雨量达到惊人的519毫米)。巴萨克的一些酒庄在5月遭到几次霜冻,并在下个月遭遇了冰雹(Doisy-Védrines酒庄)。到8月又很热,和波尔多其他地方一样,但这两个小产区在波尔多森林这一带,下雨比其他地方还要更少,因此,贵腐菌直到这一年晚期才发展起来,但凉爽潮湿的10月到来,意味着葡萄必须在短时间内迅速完成采摘。另外重要的还有,10月上旬破坏性的雨水,并由此引起的对可能稀释葡萄的担忧,但好在降雨量并不没梅多克那样大。由于2020年的夏天是如此炎热,这个年份将被记住,不仅因为这一年里,那些没在葡萄园中花费大量力气的酒庄,有可能会得到比较清淡的葡萄酒,这一年也将因葡萄能直接再藤上风干而被记住,很明显,那些选择使用这些葡萄的酒庄酿出的酒带有强烈的风干痕迹。

显然,这种天气模式也有助于理解每个村庄酿造葡萄酒智慧方面的表现。苏玳的土壤多为砾石沙土,而巴萨克多为粘土和石灰石土。这意味着在苏玳,缺水带来的影响要比在巴萨克强得多,而且巴萨克的湿度也更高。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巴萨克2020年的葡萄酒比苏玳的葡萄酒更具有贵腐的特点,而在苏玳的酒中,风干风味往往占主导地位。

我对2020年苏玳和巴萨克的想法

虽然我意识到,读者很容易指责我似乎从来没有遇到过,我认为不好的苏玳和巴萨克年份(这不公平,我不喜欢2003年),但事实是2020年的苏玳和巴萨克真的相当好。诚然,贵腐菌的质量来看这并不是真正伟大的年份,但葡萄酒的纯净度值得令人注意。这些酒通常比平时更甜一些,但没有那么深沉,较少在危险边缘徘徊,个别完全不行。这一年不幸的是,10月的雨水使葡萄无法在葡萄树上悬挂很长一段时间,否则贵腐就能进一步浓缩葡萄汁液。总结下来,苏玳和巴萨克2020年份的葡萄酒具有良好的新鲜感,并具有良好的质感和甜美的口感,尽管它们可能永远不会像2019年或更早的2001、2009或2010年那样复杂,但它们仍旧美妙,而在其他年份的葡萄酒在你的酒窖中成熟时,2020年可以早期就被饮用。而且,纯净的葡萄酒在早期就适应,有很多好处。

本报告中的葡萄酒是在Sopexa上海的品酒会上以及当地进口商和朋友提供的期货样品让我品尝。

Château Bastor-Lamontagne.

2020 Château Bastor-Lamontagne Sauternes                     92-94

明亮的金黄色。鲜花和薄荷的芳香使诱人的成熟柑橘类水果和藏红花气息变得复杂。入口浓密而有质感,非常新鲜的薄荷橘子果酱、番石榴和芒果的味道,萦绕在精致的余味中,既饱满又轻盈。饮用窗口:2026-2035。

Château Broustet.

2020 Château Broustet Sauternes                                  89-92

生动的黄色偏金色。闻起来有烤坚果、橘子皮、蜜饯和香草味。入口是美味的蜂蜜柑橘,但随后变得刺激感较强,在并不特别有果味的中等长度余味中带有酒精引起的热感。浓郁且相当甜美,但要我说这款酒的入口比它的收尾要好。饮用窗口:2025-2030。

Château Coutet.

2020 Château Coutet Sauternes                              92-94

活泼、明亮的金黄色。闻起来有典型巴萨克风格的花香,另外有黄桃、杏仁饼和藏红花香气。入口非常浓郁,接近厚重,但在中段变得更精致,甜美、悠长的余味中,反复出现热带和果园水果的味道。2020年的Coutet是在雨季之间采摘的葡萄,至少分四次进行,9月16和17日,第一次采摘受贵腐影响的葡萄。第二次是在9月23,29和30日,在一场大雨之后和另一场大雨之前(降雨量约77毫米)。但更多的雨持续不断,因此随后的几次入场不得不错开到10月8、9和12日,以便让葡萄稍微干一点,避免果汁过度稀释的风险。在10月底完成最后一次采摘(22日和26日)。饮用窗口:2026-2036。

Château Doisy-Daëne.

2020 Château Doisy-Daëne Sauternes                                  93-95

明亮的淡金黄色。新鲜的橙子、柠檬皮、蜂蜜、白花和杏仁饼香气带一种鲜亮的花香前调。入口甜美而成熟,拥有非常柔和的质地,和黄色果园及热带水果的纯正味道,加上已成雏形的藏红花风味。回味悠长,干净,有肉感,这说明在采摘的葡萄中存在着一些风干的风格。饮用窗口:2026-2040。

Château Doisy-Védrines.                                              

2020 Château Doisy-Védrines Sauternes                91-93

漂亮饱满的淡金黄色。生姜、柠檬凝乳、橙子奶油、芒果鸡尾酒的香气和味道,被活跃的酸度提升。收尾时酸度刚好,避免了这种大酒体且饱满,但也非常纯正的葡萄酒,让人觉得笨重和腻味,非常具有Doisy-Védrines的风格。葡萄分五次采摘,大部分集中在9月底和10月中旬之间,此时干燥的东南风开始介入。酒庄的产量低得惊人,只有750升/公顷。饮用窗口:2026-2034。

Château Fargues.

2020 Château Fargues Sauternes                                   93-96

深沉活泼的金黄色。白桃、木瓜、杏子和香草的香味浓郁而艳丽。菠萝、番石榴、杏仁酱、蜂蜜和甜香料的味道在悠长的回味中萦绕。 一款真正的美酒。饮用窗口:2027-2040。

Château Guiraud.

2020 Château Guiraud Sauternes                                  93-96

可爱饱满明亮的金黄色酒体。赛美蓉的香气和味道为基础,在清新的长相思香气衬托下显得格外生动,有黄色水果、蜂蜜和香料的味道,在明亮的酸度衬托下显得格外突出。入口时非常新鲜活泼,然后在中段有甘油的厚重感,收尾很长,但显示出不断提升的精致和轻盈的品质。非常好的香气和平衡感。我认为这是2020年最好的苏玳葡萄酒之一。饮用窗口:2027-2040。

Château Lafaurie-Peyraguey.

2020 Château Lafaurie-Peyraguey Sauternes              92-94

明亮、饱满的金黄色。迷人、高调的香气有蜂窝、木瓜-橘子奶油和香草,所有这些都因一丝柑橘果酱的贵腐气息而变得复杂。入口丝滑但有粘稠感,然后在中段酒体变大、风味强劲,并在长时间饱满的收尾中拥有一个加强的蜂蜜、桃花蜜和焦糖的气息。虽不是优雅的一类,但这款美丽的葡萄酒将证明,对所有喜欢风干葡萄酒的人来说,它不可抗拒。  饮用窗口:2026-2035。

Château La Tour Blanche.

2020 Château La Tour Blanche Sauternes                                 92-94

明亮的金黄色。新鲜柠檬皮、桃子和菠萝的狂野香味,再加上一丝绷带和热带水果鸡尾酒的味道。蜂蜜味很浓,很甜,这款几乎葡萄干风味、有油感和甘油感的酒喝起来很丰富,很有味道,但不是特别优雅。具有爆炸性的,水果糖浆和橘子酱余味。饮用窗口:2026-2037。

Château de Rayne Vigneau.

2020 Château de Rayne Vigneau Sauternes                        92-94

鲜艳的深黄色。桃子、杏子和香草味道很浓。入口时酒体大而风味浓郁,与La Tour Blanche一样,但这款非常优雅。考虑到它酒体、风味的大小,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收尾时,香草味道很漂亮,外加一丝酒精带来的热量。饮用窗口:2027-2038。

Château Suduiraut.

2020 Château Suduiraut Sauternes                                      93-96

漂亮饱满的亮黄色。有蜂蜜、新鲜柑橘、菠萝、芒果和甜烟斗的香味。难以置信的纯净和浓郁,强大的酸度很好地框住了橙子和柠檬风味的反复回响,悠长柔和的收尾中甜美的香料感不断提升。饮用窗口:2027-2040。

Ian D'Agata

赏源葡萄酒评论 Terroir Sense Wine Review主编
赏源风土研究院Terroir Sense Academy院长
国际风土协会副主席
知味 TasteSpirit 首席科学家

伊安·达加塔在葡萄酒领域耕耘超过30年,在葡萄酒品评、葡萄酒科研写作和葡萄酒教育等方面,都取得了杰出的成果,在葡萄酒行业和葡萄酒爱好者中,享有世界性声望。作为享誉国际的葡萄酒作家,他最近的两本著作《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风土》被公认为意大利葡萄酒领域的权威著作;前者荣获2015年Louis Roederer国际葡萄酒作家大奖赛“年度最佳书籍奖”,他是唯一获此殊荣的意大利葡萄酒作家,并入选《洛杉矶时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评选的“年度葡萄酒书籍”榜单;后者被《纽约时报》和美国的Food & Wine杂志提名为年度最佳葡萄酒书籍。

作者的全部文章
留言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5条评论
  • Ian,

    In the last paragraph of the “short primer” section you write about how yeast can’t live in strongly sugary solutions. I think you meant to say strongly alcoholic solutions. (They are quite happy burbling away in the sugary must until the alcohol reaches ~14%. Cheers for another great report.

    • Ciao Bruce, your point is totally spot on, and I should have perhaps written mine out in longer fashion so as to not be misunderstood.
      People everywere think that yeast are killed off by the alcohol produced during alcoholic fermentation, and that is true. However, my point is correct too, it’s just that wine lovers tend not to think about it in those terms: yeasts cannot live in high sugar concentrations. At high sugar concentrations, because of the osmotic pressure of the environment they find themselves in, only a specific kind of yeasts, those of the osmophilic type, can survive. Not to mention that at even lower sugar concentrations than 40% yeast metabolism of most species does not work as well as it should and tends to lead to the formation of unwanted by-prodcuts/off-products as a result of the high sugar concentarton solution, a less than ideal habitat they have come to find themselves in. Hope that helps!

  • Dear Ian,
    How are you?
    You did not taste Raymond-Lafon 2020
    We could send you a sample so you can complete your tasting.
    Please next time contact us for a sample.
    We produced a great 2020.
    see revue du vin de France of this month.
    We are not a member of UGCB so journalists ask for a sample
    Where can we send you a sample?
    Best regards,
    Jean-Pierre

    • Ciao JP, thanks for reaching out, I have in fact taken care of this , the writeup was wines that I tasted at a Sopexa-organized event here in Shanghai where your wines were not present, but I will write up our wines shortly! Glad to do so, they are excellent and personally I never tire of drinking Ch. Raymond-Lafon!

  • Ciao JP, thanks for reaching out, I have in fact taken care of this , the writeup was wines that I tasted at a Sopexa-organized event here in Shanghai where your wines were not present, but I will write up our wines shortly! Glad to do so, they are excellent and personally I never tire of drinking Ch. Raymond-Lafon!

Ian D'Ag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