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香格里拉的风土,中国酒庄探索到哪了?

(English) by Ian D’Agata

霄岭酒庄位于中国云南省,酿造着中国好酒。我曾去过酒庄,并写道:该酒庄酿造的赤霞珠混酿是中国、甚至全世界,十分非典型的此类混酿葡萄酒之一。

不久前我刚品尝了酒庄新年份的酒款,依然如此。虽然酒庄的红葡萄酒主要是用赤霞珠酿造,但酒庄的正牌酒喝起来更像是用了较大比例的品丽珠和/或蛇龙珠。

霄岭酒庄的CEO及大股东Bertrand Cristau有着勃艮第背景,因此,说酒庄的酒能让人联想到黑皮诺,可能并不像听起来那么离谱。虽然他在中国已生活了四十多年,并娶了一位中国女士为妻,但他的家族与勃艮第著名的宝尚父子家族有母系血缘关系。而霄岭酒庄的顾问则是勃艮第著名酿酒师Sylvian Pitiot,Pitiot是霄岭的第二大股东,但他更为人熟知的角色是曾管理大德园(Clos de Tart)数十年。此外,他还是葡萄酒书籍的作者,并绘制了详细介绍勃艮第葡萄园的地图,这件现在流行的事在他这么做之前还未有过。

霄岭是一家非典型的波尔多混酿酿造酒庄,在酿造名为”霄岭”正牌酒的同时,近年来还从多个小块地块酿造多种葡萄酒,并像勃艮第酒庄那样将它们分别装瓶,而不是像波尔多酒庄通常的那样,将它们集中装瓶,构成了酒庄的”风土系列”。

波尔多混酿用勃艮第的风土做法来区分,虽然这看起来很奇怪,但在云南却是一种正常的方式,另一家著名的酒庄敖云也是如此。

土地

“霄岭”的意思是”山峰顶上的云朵”,酒庄就位于海拔2100米左右的澜沧江上游河畔。由此可见,在取名时,酒庄的主人经过深思熟虑,让这个名字再贴切不过。云南的香格里拉,霄岭所在的地方,是云南尤为美丽的地方。霄岭酒庄可谓是这里酿酒的现代先行者之一,很早就在这里发展。

这里气候属于高原湿润气候,降雨量不规律(潮湿的月份降雨量约200毫米),气温变化显著,从夏季的26摄氏度到冬季的3摄氏度,平均昼夜温差范围为13-16摄氏度。因此,酿造出的红葡萄酒香气浓郁、酒体适中、酸度较高,与赤霞珠通常那种大酒体、口感浓郁、肉质丰满的特点几乎没有什么共同之处,在这里是一种常态。

霄岭酒庄的葡萄园里大多是未经嫁接的葡萄藤,分布在不同村庄,众多不同的小块葡萄园中,每块葡萄园都有自己独特的风土条件。这些地块位于海拔2000-2800米之间,在酒庄的指导下,由当地的23户家庭耕种,霄岭与这些家庭签订了长期的租赁和工作协议。

并非所有村庄都种植相同的葡萄品种。比如,红葡萄,主要是赤霞珠,少量美乐和Baco Noir,(一种当地称为玫瑰蜜的杂交品种,这一名字也可能是另外两个不同品种的名称)种植在巴东新村、日尼通村、溪中村、日米村、茨古村、九农顶村和日咀村(3 块地)。霞多丽则种植在红坡和江坡村。

需要注意的是,霄岭酒庄的正牌酒酒标上标有”cizhong茨中”的地名,但这是指酒庄所位于的村庄,而不是单一的葡萄产地,因此”cizhong”二字在酒标上写得非常小,而其他特定村庄的名字在风土系列葡萄酒上则写得非常大。

此外,还有一款副牌,名为霄岭之道(Sentiers de XiaoLing),从品质来看,是非常值得购买的一款酒。未来,酒庄计划种植一些西拉,其他葡萄品种也在考虑中。

一般来说,酒庄北面的葡萄园(九农顶、日咀和红坡等村落所在地)气候温暖干燥,而南面的葡萄园(巴东、茨古、茨中和日米等村落所在地)气候则较为干燥、 南部地区降雨量大,赤霞珠不是总能完全成熟。所以Cristau向我重复了他以前就和我说过的话:他们正在考虑种植Albariño等品种,更能适应多云和潮湿的生长环境。

北部和南部地区的土壤也有显著不同,北部葡萄园的土壤与南部葡萄园的土壤相比,沙土的比例更高(多达土壤总成分的80%),粘土更少,几乎没有砾石。

2200米海拔的葡萄园

葡萄酒酿造

葡萄由二三十名当地藏族人组成的团队手工采摘、去梗。酒精发酵在中国传统的陶罐中进行,这种陶罐通常用于中国白酒或黄酒发酵。发酵完的葡萄酒主要在法国橡木桶中陈酿,但也有一小部分在不锈钢和陶罐中陈酿。

酒庄的第一个年份是2014年,共酿造了3000瓶葡萄酒。此后,产量逐渐增加,目前差不多12000瓶左右,但这也取决于年份的季节生长情况。在位于茨中的新酒窖完工前,年产量不会超过12000瓶。目前,酿酒师是冯健,葡萄栽培经理是李达,一位年轻的当地女士阿姆负责管理酒窖的所有日常工作。

品鉴酒款

这次和我一起品鉴的有霄岭酒庄首席执行官Bertrand Cristau,和酒庄负责市场和销售的同事,也是他女儿,我们直接从橡木桶中品尝了本文中所有的葡萄酒。

霄岭2021干白葡萄酒    91

淡淡的禾秆黄色。具有香蕉、桃子、苹果和梨的香气和味道,并伴有香草和甜香草的味道。口感圆润,柠檬味浓郁,几乎没有橡木味(酒在旧橡木桶中陈酿12个月)。口感非常好,余味圆润甜美。与酒泥一起陈酿了一年左右。与2018年的酒相比,浓郁度略低。霄岭所有葡萄园中海拔特高的一个,2700米。适饮期:2024-2030。

霄岭2021红坡干白葡萄酒    93

饱满的黄色。具有蜜蜡、黄色果园水果、蜂蜜和植物香草的芳香和味道。由于接触了一些果皮,酒体略显圆润有嚼劲,收尾悠长清新。酒名”红坡”,却是一款白葡萄酒。适饮期:2024-2029。

霄岭2022桃红葡萄酒    87

漂亮的中等深粉红色。闻起来和入口时都有强烈的甜椒味,与覆盆子和红樱桃的香气和味道相得益彰。回味悠长,但有些狂野。这款酒没有我记忆中的那么好,我觉得有点涩:Baco Noir在某些年份很难成熟,我认为这款酒在采摘时还没有完全生理成熟。不过,在炎热的夏日,轻轻冰镇一下,肯定会让人神清气爽。100% Baco Noir(玫瑰蜜)酿造。适饮期:2024。

霄岭2020霄岭之道干红葡萄酒    93

明亮的红色。酒香和口感都非常浓郁、干净清爽,带有可爱的深色水果味,薄荷、咖啡和可可的味道使其更加复杂。这款酒主要由赤霞珠酿制,但也有很大一部分美乐。这款酒给我的印象是特别好的Sentiers,现在就可以饮用,但还可以陈年。适饮期:2024-2030。

霄岭2019茨古村干红葡萄酒    88

光亮的宝石红色。香气以红色水果为主,带有明显的矿物气息,芳香清新,但略显单调。同样的风味,在中长余味中,口感年轻有嚼劲。100%赤霞珠,种植于2003-2005年间。这是一款好酒,但可以看出,与风土系列中更好的葡萄园相比,这更像是一个村庄级的葡萄园。茨古葡萄园的海拔约为 2000 米,是酒庄海拔特别低的葡萄园之一。适饮期:2024-2028.

霄岭2019日米村红葡萄酒    91

鲜红中略带石榴红,颜色比茨古村稍浅。辛辣的蜜饯味使红色水果和香草的味道变得复杂。草莓、肉桂和蜜饯紫罗兰的味道让我想到了品丽珠,尽管混酿中没有这一品种。回味悠长,流连忘返。该葡萄园位于河的左岸(相比之下,茨古葡萄园位于河的右岸),在特别陡峭的斜坡上。与茨古村的酒相比,口感更复杂,层次更丰富。适饮期:2026-2032.

霄岭2019日尼通村红葡萄酒    95

饱满的红宝石色。蜜饯红色水果和蓝色花朵,伴有雪松和薄荷的气息。口感复杂细腻,丝滑的单宁很好地勾勒出成熟红色水果、咖啡和蜜饯紫罗兰的风味。余味悠长,流连忘返。这些葡萄生长在海拔2200米左右的地方,坡度为15%,朝东/东南方向生长。我发现这款酒几乎每年都是我尤为喜欢的霄岭葡萄酒,从来都不是酒体特大或特浓郁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它通常是整个风土系列葡萄酒中尤为均衡、具甜味和香味的。适饮期:2026-2036。

霄岭2019日咀村红葡萄酒    94

酒体呈不透明的宝石红色。咖啡和可可以及植物香草的香气占主导地位。与风土系列中的许多葡萄酒相比,这款酒的颜色更深,果香更浓郁,口感更丰富,无疑是一款会拥有众多拥趸的酒(赤霞珠葡萄藤中可能混有少量美乐,全部朝西/西南向)。土壤中的粘土使得美乐并不是一件坏事。此外,这个村庄葡萄园的风更大、更干燥、也更温暖,所有这些都解释了这款酒截然不同的感官特征和质地,令人印象深刻。适饮期:2026-2038。

霄岭2019九农顶村红葡萄酒    94

深宝石红色。散发着蓝色和红色水果的清香,并带有薄荷的细微差别。随后是黑莓、黑醋栗、烟熏和香草,浓郁圆润而干净的味道。收尾酒体同样圆润丰满,果香成熟度特别高,在甜美的余味中略带咖啡和可可香气。75%的美乐(老藤)和25%的赤霞珠混酿,酒龄22个月,葡萄生长在海拔2350米附近的两块地。一款杰出的红葡萄酒。适饮期:2027-2038。

霄岭2019九农顶村赤霞珠红葡萄酒    94

霄岭酒庄的又一款佳酿。深邃鲜艳的红宝石色泽。雪松、薄荷、黑莓和紫罗兰香气扑鼻,入口即化。酒体绵长,口感细腻,余味悠长而高贵。100%赤霞珠。适饮期:2027-2039。

霄岭2020红葡萄酒    94+

明亮的红宝石色。红醋栗、紫罗兰、橙皮、蜜饯紫罗兰、矿物质和香料的芳香和味道非常精致。甜美辛辣、干净清爽,酸度很高,虽然还需要进一步融合,但却很好地延伸了后味中绵长而充满活力的风味。红色和蓝色水果、胡椒和肉桂在余味中反复出现。这款酒采用酒庄所有葡萄园的葡萄酿制而成,除了日米和茨古村。94%的赤霞珠6%的美乐混酿(2017年份是15%美乐,2018年份的约为12%;在早期的2014和2015年份,这款酒是100%的赤霞珠)。适饮期:2030-2045。

Ian D'Agata

赏源葡萄酒评论 Terroir Sense Wine Review主编
赏源风土研究院Terroir Sense Academy院长
国际风土协会副主席
知味 TasteSpirit 首席科学家

伊安·达加塔在葡萄酒领域耕耘超过30年,在葡萄酒品评、葡萄酒科研写作和葡萄酒教育等方面,都取得了杰出的成果,在葡萄酒行业和葡萄酒爱好者中,享有世界性声望。作为享誉国际的葡萄酒作家,他最近的两本著作《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风土》被公认为意大利葡萄酒领域的权威著作;前者荣获2015年Louis Roederer国际葡萄酒作家大奖赛“年度最佳书籍奖”,他是唯一获此殊荣的意大利葡萄酒作家,并入选《洛杉矶时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评选的“年度葡萄酒书籍”榜单;后者被《纽约时报》和美国的Food & Wine杂志提名为年度最佳葡萄酒书籍。

作者的全部文章
留言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Ian D'Ag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