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司令587年的历史,这位“医生”一起走过386年

医生园的前世今生

伯恩卡斯特医生园(Bernkasteler Doctor,也可以拼写成Berkasteler Doktor和BerncastelerDoctor)是世界名园,众多昂贵酒款出自这里。医生园只种植了雷司令,位于非常陡峭的斜坡上,坡度在45-60%之间,紧挨着非常漂亮的伯恩卡斯特·库斯镇(Bernkastel-Kues),伯恩卡斯特和库斯原属两块,在摩泽尔河两侧,相对而立,1905年合并一个小镇,在美丽的摩泽尔中部。当人们在小镇中心往屋顶上吃力地眺望时,难免会有屋顶上的葡萄藤随时会滑落到某人客厅或卧室里的感觉。

医生园面积只有3.25公顷,西南偏南朝向,土壤以该地区典型的泥盆纪蓝色板岩为特征,但也有石质粘土存在,这意味着,医生园同时拥有非常独特、良好的排水和保水能力。此外,葡萄藤平均树龄在60年左右,100年以上也并不罕见,估计有30-40%的葡萄藤没有经过嫁接,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医生园一直盛产广受欢迎的德国葡萄名酒。

医生园是一个相当温暖的地方,一般雪比周围的葡萄园要融化更早,这里的葡萄酒既饱满、浓郁,有时甚至有辛辣感,但同时又很精致,结构细腻,这样神奇的组合在其他德国著名葡萄园的酒中并不常见。

事实上,德国葡萄酒值得称赞的地方是他们一直都对葡萄园的品质和葡萄酒的来源给予高度的关注,并在酒标上写得非常清楚。因此,除伯恩卡斯特外,德国许多产区的城镇都拥有梦幻般的、非常著名的葡萄园,例如:

萨尔(Saar)的Scharzhofberger,因EgonMuller的伟大葡萄酒而闻名;摩泽尔(Mosel)的Sonnenuhr;纳河(Nahe)的Schlossböckelheimer,Kupfergrube和OberhauserBruke;法尔兹(Pfalz)的Kirchenstück和Jesuitengarten(与医生园一样,这也是两块地价十分昂贵的德国葡萄园);鲁尔州(Ruwer)的Abstberg;

弗兰肯州(Franken)伊普霍芬的Juklius-Echter-Berg;

莱茵高的…

还有很多很多,没有足够的空间来罗列。但至少在历史上,医生园可以说是所有这些名园中顶富盛名的。

名字起源

首先,人人都好奇为什么这个葡萄园有这样一个奇怪而独特的名字?

真相已不可考。传说中,特里尔选帝侯*——博蒙德二世大主教在兰茨胡特城堡逗留期间,得了一场重病,当时其他所有治疗方法都失败了,但医生园的葡萄酒治愈了他。在他康复后,显然觉得这个葡萄园值得一个医生的称号。因此,这个葡萄园得名“医生“,并一直延续至今。

*(选帝侯是德国历史上的一种特殊现象。这个词被用于指代那些拥有选举罗马人民的国王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权利的诸侯。此制度削弱了统一皇权,形成了德意志的政治分裂,但同时这种原始宪政性质的封建割据状态又推进了地方自治的历史实践。)

就传说而言,这故事相当好,所以我们不妨坚持传下去。而且公平起见,据报道说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也把葡萄酒当作 “药 “来喝,至少它肯定比鱼肝油或其他药方熬出的东西味道好。

总之,葡萄园的名字1636年首次出现在伯恩卡斯特地区的登记册中,1677年再次出现在神职人员的交接文件中,因此人们对该地的认知几世纪以来一直很高。

这期间,无论谁是葡萄园的拥有者,这里的酒似乎都享有辉煌的声誉,尽管这种声誉的具体化似乎在二十世纪初才真正成型。反例就是,卡尔·格拉夫在其1821年关于摩泽尔葡萄酒疗效的书中,对伯恩卡斯特葡萄酒的描述是没有任何突出特点;有的十九世纪著名葡萄酒作家,如Cyrus Redding和Johann Philipp Bronner似乎也对医生园不甚了解,或根本不感兴趣。

每棵树100金马克

不过这一切都随着朱利叶斯·韦格勒(Julius Wegeler),这个著名葡萄酒公司的共同所有人以每棵葡藤藤(包括酒窖中的葡萄酒)100金马克的价格收购了医生园的一块大约0.4公顷的土地而改变,这在当时,以及之后至少到2012年前的一百多年时间里,都处于德国葡萄园土地价格的榜首位置。

为了帮助读者正确看待这一金额,请记住,100帝国马克大约相当于现代的2000欧元(算法不同,但估值在今天都在1000-4000欧元之间)。由于当时葡萄园的种植密度极高,大约为每公顷1万株,这意味着韦格勒1900年以今天的货币计算,为每公顷支付了大约2000万欧元,令人难以置信!因此,来自这样一片圣地的葡萄酒长期以来也一直与昂贵两字联系在一起。而且它还受到各种名流粉丝的追捧,除了国王爱德华七世,还有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将军、德皇威廉二世和德国前总理康拉德·阿登纳。

一则与阿登纳有关的轶事。1955年9月11日,他来到莫斯科的外交午餐会上,专门从德国带来几瓶50年代的Bernkasteler Doctor Spätlese,除了现场饮用外,还作为礼物送给布尔加宁、赫鲁晓夫和莫洛托夫。

直到最近,伯恩卡斯特医生园可能知名度最高的拥有者之一,塔尼什(Dr.Thanisch)酒庄的葡萄酒,售价都要比波尔多或勃艮第许多头部的酒还要高。而20世纪60年代葡萄酒商店的酒单也显示,Dr.Thanisch的Auslese酒售价要超过拉菲堡、拉图、Damoy的香贝丹,Gros家的大伊瑟索等这些法国备受赞誉的葡萄酒。

塔尼什家族

拥有医生园成了一些人生命中里程碑般的标志,多年来,那些有幸在其中拥有土地的人们为了捍卫他们的财产、葡萄园的原始大小规模和声誉而进行过许多战斗。人类的本性注定着任何财富围绕的东西也会吸引来相当数量的欺诈者和模仿者。所以一群受医生园启发而衍生的名字开始出现在其他质量可疑、血统不明的德国葡萄酒上。

即使到现代情况也往往如此,且并非所有法院都能以相同的方式看待问题。在”医生”名号狂飙突进的阶段,一些商会显然试图让一些”质量相当”的葡萄酒也使用”医生”两字,但特里尔和科布伦茨的商会坚决反对,并最终成功阻止伯恩卡斯特以外的种植者使用”医生”的名称。

医生园最初属于冯德莱恩伯爵(Count von der Leyen),但当1794年法国革命军入侵特里尔地区(伯恩卡斯特所在)时,宣布该地区处于法国统治。伯恩卡斯特的医生园也被宣布为共有财产,所有权发生了变化。自1636年开始从事葡萄酒事业的塔尼什家族(Thanisch)开始能够租赁并在之后购买了医生园的葡萄藤,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正是这个家族的成员们多年来的努力,极大地保持了这片葡萄园的盛名。

1895年,时任塔尼什家族的后代去世,当时仅41岁,庄园留由他29岁的遗孀卡塔琳娜(Katharina)管理。她效仿凯歌(Veuve Clicquot)香槟,改酒庄名为Wwe. Dr. H. Thanisch(德语中”寡妇 “是witwe,缩写为 “wwe.”)。事实上,正是卡塔琳娜在1901年推出的新艺术风格酒标,使酒庄的葡萄酒更加知名。而在卡塔琳娜之后,大约有五代女性掌舵过酒庄,在管理这个传奇酒庄和葡萄园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20世纪90年代,由于继承法,以及传闻中家庭成员之间对如何更好管理企业的意见分歧,塔尼什酒庄的财产被姐妹们平均分成两部分,于是两个名字非常相似的庄园诞生了:Wwe. H.Thanisch – Erben Thanisch(由Sophia Thanisch-Spier拥有,她于1996年从她的姨妈Mechthild Thanisch那里继承了庄园,并与她的两个女儿一起管理庄园);以及Wwe. H.Thanisch – Erben Müller-Burggraef(由Barbara Rundquist-Müller拥有,自2008年起由Maximilian F.W. Ferger管理),其中德语”erben”基本上就是指 “继承人”。

左:Wwe. H.Thanisch – Erben Thanisch

右:Wwe. H.Thanisch – Erben Müller-Burggraef

需要注意的是,这两个庄园不仅名字相似,而且酒标也非常相似,在挑选时可能会产生混淆。这两个酒庄在医生园的不同地块拥有葡萄藤,采用不同的栽培和酿酒方法,逻辑上就能知道,即使其他方面保持完全相同,单单这些不同之处也会形成不同的葡萄酒。就像Wwe. H.Thanisch – Erben Müller-Burggraef的那部分葡萄园位于离河边稍高的地方,或多或少从葡萄园的中间起,一直延申到森林的上坡处。

时至今日

虽然塔尼什长期以来一直是医生园的主要所有者,但该葡萄园还有其他一些拥有者:

  • J.Wegeler(约1.1公顷);
  • Patrick Lauerburg(两块地);
  • 以前,Reichsgraf von Kesselstatt酒庄也曾用医生园酿过酒,他们从Wegeler那里租过0.06公顷,直到2014年底;
  • 从2016年开始,Heilig-Geist-Stiftung,一家慈善机构拥有的另外0.26公顷土地被租给了Schloss Lieser和Markus Molitor酒庄,租期为9年。

随着时间的推移,医生园不仅拥有者数量增加,其规模也变大了。尽管它的面积仍然非常小,只有3.2公顷,但要比以前更大。这缘于1971年的《德国葡萄酒法》,当时医生园,及其他一些名园的边界都有扩大。医生园的主人们不是傻瓜,他们提出过反对意见,直到1984年,通过法院审理,此事才得以解决。这场斗争取得了一定程度上的胜利,葡萄园的边界只向西扩大了一部分,纳入了邻近Bernkasteler Graben葡萄园的一部分,但没有向东扩张(这部分葡萄园叫做Alte Badstube am Doctorberg;请记住,医生园实际上全名叫:Doctor am Doctorberg)。

葡萄酒品鉴

虽然今天有些人喜欢感叹 “医生园的酒不再像从前那样!”,但我想提醒读者,对这样的说法要慎重对待。现在德国葡萄酒的流行趋势是酿造尽可能干的葡萄酒,例如那些被大肆宣传的Grosses Gewächs类别,这些葡萄酒通常与酒泥接触很长时间,最终可能造成葡萄酒的不平衡,过度的草药和苦味。一点糖份对避免苦味和不愉快的口感有很大帮助,所以大多数情况下,这个时代的医生园葡萄酒就还没太过追求潮流,显得口感正佳,细腻多汁,取决于酒的优质级别,或多或少有一点甜味。

以下葡萄酒是2021年9月至2022年2月期间品鉴,有些是我从德国带来,有些由进口商提供。一旦疫情过去,我将走访德国葡萄酒产区,写出更深入的报告,就像我过去一直做的那样。下面的酒名是按照酒标上的拼写:请注意,lauerburg在过去有不同的拼写,Bercastel和Bernkaslet都曾出现在酒标上。

Reichstrgraft von Kesselstat 2006 Bernkasteler DoctorRiesling Auslese    94+

淡淡的稻草绿色,带金色色调。蜜饯梨、柠檬皮和苹果以及细小的矿物感主导了白花为基调的香味。非常平衡,拥有明显的清晰度和集中度,以及核果、碎石、杏、柠檬马鞭草、杜松子酒和酸橙等味道。复杂且余味悠长,非常纯正,有强烈的矿物感刺激。这是一款非常精致且精确的精选级别酒,令人钦佩的轻盈,不是”金帽精选”风格的葡萄酒,而是新鲜、精心制作的风格。现在由Reh家族拥有,vonKesselstatt酒庄是德国知名酒庄之一,早在1349年就已经成立,所以已经有超过650年的历史。适饮时间:现在-2045年。

Lauerburg 1976 Berncasteler Doctor Riesling Beerenauslese    94

金黄色。成熟的桃子、杏子、接骨木花、焦糖和棕色香料味道。入口质地活泼,仍然有明显的甜味,其核果、肉桂和矿物的味道有惊人的力量。口感细腻,有明显的持久性、浓郁度和平衡感。没有给人留下有很好酸度的印象(1976年份的特征),但它仍然有足够的生命力。我特别喜欢这种明显厚度和重量与悠长纯净余味中转瞬即逝的精致形成的对比。把它喝完以获得最大的享受,别再延迟享受!适饮时间:现在。

Wwe. Dr. H. Thanisch Erben Thanisch 2016 Berncasteler Doctor Riesling Spätlese    93+

鲜艳的稻草绿色。油桃、生姜、青苹果的诱人香气中,带有柠檬马鞭草的芳香。入口饱满而活泼、多汁,有奶油般的质地,味道与香气相似。收尾时仍旧多汁,花香持久,矿物感和烤香草的甜美气息萦绕,在口中有很好的框架和延伸,有令人咂舌的清爽咸味。适饮时间:现在-2035年。

Dr. H. Thanisch – Erben Müller-Burggraef 2019 Berncasteler Doctor Riesling Kabinett    93

明亮的稻草绿色。白桃、柠檬草和金银花的诱人香气。入口轻盈细腻,酸度高,使甜美而新鲜的果园水果味道和矿物感的细腻之处变得活跃起来。收口丝滑,有板岩引起的咸味和丝丝粉红葡萄柚和番石榴味道,后味非常长。让我觉得这是摩泽尔葡萄酒一个特别好的年份。适饮时间:2025-2035。

Dr. H. Thanisch Erben Muller-Burggraeff 2017 Berncasteler Doctor Riesling Spätlese    93

鲜艳的稻草绿色,带金色色调。苹果、黄李子、杨桃和菠萝的香味浓郁而深邃。入口后有可爱的轻盈感,纯净、清爽的木瓜、橘子皮、矿物感和一丝薄荷草味道。酒体相当饱满,优雅的口感被矿物、盐分很好地提亮,尽管这款葡萄酒也和酒泥接触了相当多的时间,但仍旧体现出这个葡萄园非常典型的特点,医生园典型的烟熏和咸味。适合与海鲜搭配。风味丰富,酒精含量只有8.5%,101.5克/升的糖度和7.4克/升的总酸,虽然入口没有超过一百克残糖可能暗示的那样粘甜,但也真的很甜。一如既往,雷司令梦幻般的活力,漂亮的酸度使这款酒轻盈而活泼地框住了甜度。与略带甜味的食物搭配,鱼甚至家禽,包括菠萝酱或芒果木瓜酸辣酱,会带来惊喜。现在就可以享用,过几年会更棒。适饮时间:2025-2037。

Dr. H. Thanisch Erben Müller-Burggraef 2020 Berncasteler Doctor Riesling Kabinett    92+

鲜艳的稻草绿色。麝香甜瓜、杏子、柿子和橘子的香气由淡淡的蜂蜜和柠檬奶油补充。入口有更多奶油的质感,但整体非常轻盈,飘散着桃子和菠萝味道的美妙和香水味。中等酒体,偏干,收尾时有足够的能量和集中度,更不用说悠长的收尾。适饮时间:2024-2035。

Lauerburg 1979 Berncasteler Doctor Riesling Beerenauslese    91

有光泽的黄色。浓郁的奶油冻、枫糖浆、焦糖苹果、棉花糖和榅桲酱香味。入口风味浓郁,但酸度有点低,有一个成熟度佳、宽广且甜蜜的收尾。仍然非常令人愉悦,但10-15年前可能是最佳阶段。我在2000年走访产区时买了这些酒,当时Lauerburg还在这个漂亮的小镇中心经营一家葡萄酒商店,买了几箱这家及其他酒庄的酒,21世纪的头一个十年里,我一直很喜欢享用它们。今天,最后剩下的这几瓶酒成为对青春光辉岁月回忆证明,最好能和好朋友一起喝掉,因为这一同走来的历史。适饮时间:现在。

Dr. H. Thanisch Erben Müller-Burggraef 2016 Berncasteler Doctor Riesling Kabinett    91

明亮的禾秆黄绿色。梨子酒和黄苹果香气,带有薄荷和热带水果味道,清新但略显迟钝。入口果味成熟甜美,在中段有点扩散,但其光泽的质地和果园水果、甜香料及草药的精致感显得非常清爽。收尾坚实而细腻,没有多余的甜味或婴儿肥。适饮时间:现在-2030年。

Deinhard 1975 Bernkasteler Doktor Riesling Auslese    89

深度烧焦的金黄色。蜂蜡、汽油与焦糖苹果、番石榴和梨花蜜相互映衬。入口是类似的味道,很好地被足够的酸度带起,显得不至于平淡,最后重复着细微蜡质和相当干燥、盐类的香料味道。可爱的葡萄酒,只是收尾有点短,尽管我喜欢它的浓郁度和精确度。当我在1993年或1994年第一次品尝到这款酒时,对于一款精选级别的酒来说,它已经令人惊讶地偏干了,而且很明显,从那时起它也没有变得更甜。这款酒从来都不是最长的酒,今天它仍然有点突然地结束。适饮时间:现在。

Ian D'Agata

赏源葡萄酒评论 Terroir Sense Wine Review主编
赏源风土研究院Terroir Sense Academy院长
国际风土协会副主席
知味 TasteSpirit 首席科学家

伊安·达加塔在葡萄酒领域耕耘超过30年,在葡萄酒品评、葡萄酒科研写作和葡萄酒教育等方面,都取得了杰出的成果,在葡萄酒行业和葡萄酒爱好者中,享有世界性声望。作为享誉国际的葡萄酒作家,他最近的两本著作《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风土》被公认为意大利葡萄酒领域的权威著作;前者荣获2015年Louis Roederer国际葡萄酒作家大奖赛“年度最佳书籍奖”,他是唯一获此殊荣的意大利葡萄酒作家,并入选《洛杉矶时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评选的“年度葡萄酒书籍”榜单;后者被《纽约时报》和美国的Food & Wine杂志提名为年度最佳葡萄酒书籍。

作者的全部文章
留言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Ian D'Agata